沙巴体育官方入口

盈科上海刑事部成功案例陈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2-04-15    浏览[]次

  2020年5月,某区经侦大队立案侦查某公司高管陈某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2020年11月,案件移送至某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指控陈某涉嫌的受贿金额达100余万。辩护人第一时间阅了卷,并通过与陈某的当面沟通,将案件主要的辩点锁定在2节事实上。

  其一,陈某的机票计算不实。经过仔细核对机票明细发现,陈某商务舱机票是按打折价收费的。而侦查机关的计算方式是全部按照全价计算,两者之间的差额为2万余元。

  其二,陈某购买高档家具价格计算错误。该套家具的进价为10万余元,关联公司已按照进货价作平账处理,侦查机关在起诉意见书中按照某商场出具的销售价格明细单来计算该套家具价格为60余万元。

  对于第一节事实,辩护人认为,受贿金额应按照折扣价的金额即关联公司实际支付的价款来计算。对于第二节事实,辩护人认为,由于关联公司已按照进货价作平账处理,当事人的实际获利即关联公司的实际损失,即此家具应按照进货价格计算,而绝非按照商场销售价格来计算的家具。辩护人与检察机关的承办人沟通后,书面申请对该套家具进行价格鉴定。

  检察机关收到辩护人申请后,启动了价格鉴定并向关联公司调取相关进出库单据。此后,价格鉴定中心回复该套家具无法鉴定价格,关联公司提供的进出库单据中记载有该套家具的出库价格总计约25万余元。根据该份证据,检察机关承办人告知辩护人将按照关联公司的家具出库价格来计算陈某的受贿金额,并希望陈某能够尽快认罪认罚。

  第二次阅卷后,辩护人将检察机关调取的出库单据与侦查机关收集的出库单据进行了仔细核对,发现其中有一件家具的编码、尺寸、数量和价格完全不一致,不能证明两者系同一套家具。辩护人将这份证据瑕疵与检察机关的承办人沟通后,承办人同意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将该件家具的金额在受贿金额中予以扣除。最终,在起诉书中该套家具对应的受贿金额降至20余万元。

  根据陈某本人的意愿,陈某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结合其自首、退赃等从轻处罚情节,检察机关出具判处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并最终得到一审法院的采纳。

  1.紧紧抓住受贿金额认定的牛鼻子。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受贿金额达到100万以上即属于数额巨大,依法可判处有期徒刑5年以上的刑罚,同时也丧失了适用缓刑的可能性。所以,对于涉案金额的详细审查是办理此类案件的关键所在。

  2.对于受贿金额的审查,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着手:(1)报销支出类,辩护人应重点分析是否存在打折、促销等情况,应按照实际报销的金额来计算。(2)债务免除类,辩护人应重点分析是否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高额利息和各类手续费用,应按照本金加合法利息的金额来计算。(3)实物交付类,司法机关一般会委托价格部门进行价格鉴定。在价格部门无法鉴定的情况下,按照销售终端的售价来计算还是按照出厂价格来计算,辩护人应根据实际情况仔细分析。如果行贿方为厂家,而且厂家已经按照出厂价格进行平账处理的话,辩护人应该据此主张按照出厂价格来计算受贿金额。

  第一百六十三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受贿罪】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徐俊杰律师办理的刑事辩护案件涵盖诈骗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职务侵占罪等类型,且均取得了良好的辩护效果。他能熟练地运用英语、日语作为工作语言,与外籍当事人开展充分沟通和意见交流。

  主要执业领域:刑事辩护、涉外争议调解和解决,包括一般公司事务、各类企业间合同纠纷、公司解散与清算等涉外民商事法律业务。曾参与多家外资公司的劳动争议纠纷以及应收款(不良债权)诉讼等涉外民商事争议解决。

  盈科上海刑事部是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专业部门之一。部门业务领域遍及全国,主要针对金融犯罪、涉税/走私犯罪、野生动物犯罪、涉外犯罪、知识产权犯罪、涉互联网犯罪以及企业刑事合规等领域提供专业服务。秉承专业化、精细化辩护理念,部门不断发展壮大,现有成员近50人,其中教授1人,副教授1人,博士3人,硕士14人,司法工作、高校背景等5人,建成了一批知识层次高、法学理论功底扎实、刑辩经验丰富、资历深厚的精英律师团队。